欢迎来到殡仪用品网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殡葬资讯 - 南京日报:高学历人才投身殡葬业,“这个行业大有可为”

南京日报:高学历人才投身殡葬业,“这个行业大有可为”

来源:殡葬资讯 / 时间: 2021-04-02

南京日报:高学历人才投身殡葬业,“这”为可有大业行个行业大有可为”

来源 环球每日电讯 南京日报/2021-03-31/ 第A07版面/民生  

去年,南京殡葬系统计划招收8名在编工作人员,有多人报名,竞争激烈,其中不乏原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高校应届毕业研究生等。  

过去人们避之不及的殡葬行业,缘何成为高学历人才求职的新热点,是传言中的殡葬行业高收入,还是出于对这个行业的敬畏?清明期间,2020年入职南京殡仪馆的3名“90后”应届毕业生敞开心扉,谈生死,谈感悟,谈专业,讲述他们从事殡葬业背后的心路历程。  

从事葬礼司仪的女硕士:“每一个悲伤的心灵都值得抚慰”1994年出生的慎立群是南京殡仪馆的一名葬礼司仪,特殊的工作让她在外人眼里蒙上了一层特殊的面纱。年轻的女孩,为什么会选择一份与死亡有关的工作呢?  

慎立群是南京工业大学医药专业的应届毕业硕士,2020年南京事业单位面向社会招聘,机缘巧合下,她报考了南京市殡葬管理处殡仪服务岗位,并被录取。“短短的几分钟了解逝者的一生,一天内经历数次生离死别,我感觉这是一份很神秘的工作,我们90后新青年没啥可避讳的。”初入殡葬行业的慎立群没有丝毫惧怕。  

职业的特殊性要求葬礼司仪在语言表达、肢体动作甚至面部表情上都要十分注意。殡仪馆内每天都在上演着不同的悲伤故事,即使悲伤的情绪会引发慎立群的共鸣,她依然强忍激动,沉着冷静地继续她的主持。“我自己首先不能哭,会影响工作流程。其实刚开始跟师傅学习的时候,面对家属的泪眼婆娑、悲痛欲绝、情绪失控,我常常会背过去偷偷抹眼泪,后来经历的多了,才明白只有先学会把握自己的情绪才能更好地抚慰每一个悲伤的心灵。”慎立群说。  

尽管入职不久,但慎立群早已定下了努力方向。“面对死亡,我要表现出专业的冷静,成熟地把控追悼会中的节奏,成为一个有态度、有温度、有深度、有风度的殡葬礼仪师。”慎立群坚定地表示。  

摸过手术刀的医学硕士:“跨行守护终点,重寻生命意义”  去年,曾经摸过手术刀的陈儒麒,放弃了原来所学的医学专业,跨行成为一名火化师。1996年出生的陈儒麒,毕业于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学医7年,主攻的是中医外科方向,现在是南京殡仪馆火化部一名普通职工。“原来所学的是中医外科学专业,现在算是一个全新的开始。父母担心我从事这个工作在以后的生活中会产生一些交际上的困扰,或者跟社会产生某些隔阂,对我产生比较负面的影响。当时我也是花了一番功夫才说服他们,父母还算是很开明的。”陈儒麒说。  

在被问及是否为当年所学的专业感到可惜时,眼前这个帅气的大男孩腼腆地笑了:“当医生是治病救人,现在是送别人最后一程,都是帮助别人,都是公益事业,没有什么孰优孰劣。”“你学医学了这么多年,突然转行,不后悔吗?”总有人好奇地问他。“不后悔,我在医院实习时,隔壁是重症监护病房,见到了很多生离死别,让我认识到了医学是有它的极限的,也让我对殡葬事业产生了兴趣。在既定的终结到来之时,比起做着徒劳的抢救,作为殡葬师为家属带去一丝温暖,一样有着巨大的意义。跨行发展,我仿佛重新找回了生命的意义。”陈儒麒坦言。  

机械专业的阳光大男孩:“坚信在殡葬行业大有可为”24岁的崔壮壮是合肥学院机械专业2020年的应届本科毕业生,现在南京殡仪馆从事遗体的火化工作。“我在大学学习的就是机械专业,也学了机械原理和控制方面的课程,关于火化机的一些原理也了解一些,火化机维修和操作,我也很快能够理解,这也不算把老本行丢了,我坚信在殡葬行业大有可为。”崔壮壮说。  

目前,崔壮壮在岗位已经工作5个月,能够处理一些机械突发状况,有同事戏称他“小师傅”。  

在同事眼里,崔壮壮还是个高大帅气、满脸笑容、热爱运动的阳光大男孩。“我本身是个乐天派,却从事一份不能微笑的职业。但是,我在平时和同事一起的时候,常常用我的乐观心态感染着他们。”崔壮壮说:“在这一份特殊的工作里,最让我难过的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见到别人哭,自己的鼻子也会发酸,尤其逝者是同龄人,最能感同身受。这让我明白,我从事的是一份意义重大、值得大家尊重的工作,能让生者走得温暖安宁,家属也能得到最后的慰藉。” 杨凌

相关产品

返回首页
微信联系
客服
扫码加微信(手机同号)
电话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