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殡仪用品网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殡葬资讯 - “杭州杀妻分尸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嫌疑人许国利涉嫌杀害妻子来某利,以故意杀人罪被提起公诉。

“杭州杀妻分尸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嫌疑人许国利涉嫌杀害妻子来某利,以故意杀人罪被提起公诉。

来源:殡葬资讯 / 时间: 2021-05-14

杭州杀尸分里室妻案细节:许国利用枕头捂头致妻子窒息死亡,静坐1小时后淋浴室里分尸

来源道报州杭江浙 封面新闻记者 王攀 郝莹 廖秀 沈轶 浙江杭州报道

5月14日,备受关注的“杭州杀妻分尸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嫌疑人许国利涉嫌杀害妻子来某利,以故意杀人罪被提起公诉。

上午9点,许国利被押至法庭,庭审现场,许国利表示不愿意回忆作案细节,称之前的供述里已经有了。

许国利的辩护人当庭提出精神鉴定,被法官驳回,理由是许国利的杀人过程心思缜密,在事后能进行掩盖伪装,且家族并没有精神病史。

此外,来某利的两个女儿还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午时分,庭审结束,案件将择日宣判。

妻子牛奶中放安眠药 昏睡后作案

许国利在庭上提到,自己曾有过自杀念头,尤其犯案前的几天,精神状态十分压抑。

许国利拿出准备的安眠药,倒入了妻子来某利牛奶中。在来某利入睡后,许国利将来某利用被子裹了起来,随后用胶带封住了来某利的口鼻,最后用枕头捂住来某利的头部,十多分钟后,来某利因窒息死亡,期间来某利曾醒转,并微弱地呼喊过许国利的名字。

许国利的辩护律师在庭审中说,许国利在将妻子杀死后,还在床边坐了一个小时。而后将妻子的尸体搬到卫生间的淋浴室进行分尸。

庭上他被询问购买创口贴的用处,手上是否有伤口,许国利没有正面回答,称不是案发后用于处理伤口,只是日常的用处。

双方矛盾自2018年后积累升级

许国利在庭审中交代,他在1988年左右与来某利认识并恋爱。两人系初恋。在相恋三年之后。两人因故分开。后来两人各自结婚成家。2008年,各自离婚的两人再度相遇,并登记结婚。

许国利说,从结婚至2018年,双方感情都较好,基本没有什么矛盾。但但2018年之后,双方的矛盾逐渐累积升级。在两人的平常的生活中,有过吵架,也有过肢体冲突。有时还是当着女儿的面。

“来回来以前做过措施,我心中一直耿耿于怀。”徐国利说,许国利称俩人婚生小女儿此前成绩一直优异,但后来成绩出现滑坡,为此许国利曾想对女儿严厉一些,但却遭致来某利的辱骂。后来,拆迁安置的房子分下来之后。妻子来某利只填了她的名字,而没有写上自己的名字。

与此同时,两人在家庭支出和家庭理财方面也存在矛盾。许国利说,妻子来某利在网络投资平台上投资,自己则投资股票。两人为此经常意见不合。许国利说,而且我妻子收入比自己高,但在家庭开支当中,都有自己来负责。对此他也心中积怨。

长期以来,许国利说自己长期压抑,无人诉说无人无处宣泄,曾经想过轻生。但当他到28楼的时候,却没有了勇气。

杀人当天曾陪妻子前往医院看病

对于杀死来某利一事,许国利并未否认,同时也表示了后悔。他表示,自己是在案发当天下午突然出现的杀死来某利的想法,在当天上午来某利感觉不舒服,他还曾专程陪同来某利去医院看病。回到家后,还用绞肉机做了圆子。在清洗绞肉机的过程中,来回利手被划伤,后与徐国利发生激烈争吵。许国利说,他这才产生了杀人念头。

许国利回忆称,当晚,饭也是各自吃的。他愤恨间想起过去的积怨无法释怀。许国利认为,自己在日常生活当中感觉到不受尊重,妻子认为他是外地人,自尊心受到伤害,情绪十分压抑,也是作案动机的一部分。

2020年7月23日,杭州警方通报案情,经侦查,犯罪嫌疑人许国利因家庭生活矛盾对妻子不满,于7月5日凌晨趁来某利熟睡将其杀害,分尸后将部分人体组织扔至化粪池。警方对事发地附近的化粪池抽取38车粪水,进行冲洗、筛查发现其中有人体组织。提取检测并比对DNA后确认人体组织属于来女士。随后警方传唤审讯许国利,其交代了因家庭矛盾杀害妻子的犯罪事实。

此前,来女士因离奇失踪引起关注,其大女儿在周边多处张贴寻人启事,后报警寻人。警方与家属在小区内外周边搜寻未果,排查监控后发现,来女士4号傍晚乘电梯回家后便没有再出门。许国利曾向警方表示,4日晚和妻子看完电视后入睡,凌晨5点起床时,妻子便不在了。事发后许国利多次接受采访,淡定介绍妻子失踪情况,和家属一起询问寻找来女士的行踪。

争议焦点为是否蓄谋杀人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许国利是否蓄谋故意杀人?

许国利一直认定,作案工具均为家中常用,备用,并无刻意准备。公安的证据由自己主动揭发才掌握证据,属主动表现,向公检法提交认罪认罚书,申请减轻处罚。最后,无论何种审判结果,许国利均认罚。

检方则认为:案发半年前,就托朋友准备了安眠药。除家用绞肉机、剪刀外,其他切割机、美工刀不是常用工具,且同时出现在作案现场,其他工具清洗后放在原地。而美工刀和切割机则丢弃,且切割机破坏后扔掉。检方认为属预谋故意杀人,情节极其严重。

被害人两个女儿均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来女士与许国利系重组家庭,来女士与前夫育有一女,许国利与前妻育有一子,两人于2008年组成家庭后,共同养育了一个小女儿。据媒体报道,案发后,小女儿曾由来女士的姐姐抚养,后因来女士的姐姐身患疾病且年事已高不再抚养。目前,小女儿由其姐姐,来女士的大女儿抚养。浙江法院网开庭报告显示,大女儿余某和小女儿许某某作为原告,将在5月14日庭审中分别向许国利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许国利对两人提出的诉讼表示无疑义,如果自己名下财产可供赔付,愿意按照两人提出的要求进行赔付。

中午时分,庭审结束,案件将择日宣判。

相关产品

返回首页
微信联系
客服
扫码加微信(手机同号)
电话咨询
返回顶部